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Fragile Dream

百fo點文之一 冬天裡的米英甜文 花冠承王°

百fo點文之二 鯨組(甜虐皆可) 危

百fo點文之三 米英 困于舊巷 【FRAGILE DREAM】

百fo點文之四 甜甜的尊多 春山

 

之三 米英 Fragile Dream

 

  • 國設
  • 英中心單箭頭向
  • 建議搭配久石讓的Fragile Dream一起看
  • 因為沒有其他條件我就先寫了(ry其他的等我......

  • 不明顯的黑桃描寫

 

 

  他不只一次夢見過那樣的場景。

  噢,是的,他夢見。

  雖然他並不是人類,卻也會哭會笑,有喜怒哀樂,愛恨分明……

 

  在華麗的宮殿裡,圓形的舞廳。閃閃發亮的大理石地板,牆上精雕細琢的雕刻紋飾,擺滿長桌的美味佳餚,在陽光照映下更加璀璨奪目的水晶吊燈。

  這裡除了他們以外沒有任何人。他被那個人擁在懷裡,有些彆扭但是一點也沒踏錯的跳著華爾滋的女步。

  「真不愧是亞瑟,連女孩子的舞步都得心應手啊。」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個人的呼息就灑落在自己的頸肩。

  「那還用說,我是Queen啊。」

  「是啊,你是我的皇后,我的亞瑟……」

  那個人偏了偏頭,幾乎就要這樣吻上他。

  然後夢就醒了。

 

  事實上,他不只作過這樣的夢而已。

  他也見過自己作為柯克蘭船長而不是大英帝國。身為人類的柯克蘭船長是邪惡的海盜,搶奪夢幻島上的金銀財寶並且欺負島上的居民。在最後與正義的小飛俠的對決之中,小飛俠失去了飛行能力、而他失去了心。

  又或是成為魔法學校裡的學生、人民保母的警察、大名鼎鼎的偵探、甚至活過千年吸血鬼伯爵。

  不管是哪一個世界裡的亞瑟˙柯克蘭,身邊都有一個金髮藍眼的大男孩。他或許是他的學弟、同一個小組的搭擋、偵探的助手兼好友、愛上吸血貴族的電鋸殺人魔。他們也許攜手度過一生,也許被迫為了世界所謂的正義而共赴死亡。

  每一個世界的他們最終都有一個結局。

  兩個人的結局。

 

  這是他第二十四次從國王與皇后的夢境中醒來。

  說真的,他快要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醒著還是睡著,因為他甚至有一種錯覺自己的雙腿因為長時間的跳舞而感到痠痛。

  「真是的,英/國果然是年紀大了吧居然又在會議上睡著啊。」

  在圓型會議桌的主席位上,金髮藍眼的年輕國家一邊吸著可樂一邊抱怨道。

  他微微瞇起眼,難得一句話也不想反駁。

  「要說年紀的話,中/國和日/本的年紀不是更大嗎?哥哥我覺得在會議上睡著應該跟年紀沒有關係啦~」

  因為他的沉默而造就的短暫尷尬,還讓在對面的一向是死對頭的那個法/國來圓場。

  「為甚麼講年紀就一定要扯到我阿魯唷?誰說年紀大了就會容易睡著阿魯!」

  「在下有的時候會因為腰疼反而睡不好呢……」

  「哇喔日/本居然這麼輕易的說出了這麼讓哥哥我聽了都臉紅的話!」

  「ve~其實也還好吧……只是一句話而已,日/本家很多漫畫裡的對白說得更直白啊,對不對德/國~」

  「……不要問我。」

  「在下的家裡才沒有很多那種東西……」

  「ve~其實日/本家裡最多的是模型娃娃吧?上次看到了好多都是中/國的娃娃喔~」

  「義/大/利君!在下都說了那是別人委託在下作的!」

  「……日/本,原來你……」

  世界會議上所討論的話題開始往奇妙的方向歪去,他終於再也受不了的默默起身到外面去。

  卻沒注意到跟上來的人。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公主……』

  『為甚麼是公主啊?』

  『那你想要聽什麼?』

  『騎士一定要救公主嗎?』

  『不然要拯救誰?』

  『騎士也可以拯救王子啊!』

  『……沒有故事是這麼寫的。』

  『不然英吉利啾自己編故事嘛~!好不好英吉利啾~』

  『……』

  『英吉利啾~……亞瑟~』

  『啊啊我知道了啦,真是的!我自己編得不好聽你可別嫌啊!』

  『亞瑟最好了~!!』

  『很久以前,有一位英俊帥氣的國王——』

  『叫阿爾弗雷德!』

  『……這位阿爾弗雷德國王有世界上最美麗的皇后,叫做——』

  『亞瑟!』

  『……』

 

  那些夢境的原型都是他編給他的床邊故事。

  雖然不乏他搗亂的成分在,就連皇后都可以叫亞瑟;

  但是在他選擇獨立之後,他也開始學著不再當他是弟弟。

  卻沒想到就算不是兄弟,滿溢出來的情感也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傾斜而去。等他察覺的時候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喜歡你。

  無關乎國土,無關乎人民的意志,

  即使不是真正的人類,

  也是以亞瑟˙柯克蘭這個身分,喜歡你。

  

  「英/國!」

  因為突然的叫喚而停下腳步,才發現自己差一點一頭撞在柱子上。

  「……是你啊,美/國。」

  「你怎麼啦?怎麼這麼心不在焉的,HERO叫了你好幾聲了。」

  「沒什麼,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诶~?想什麼這麼專心說來給我聽聽?」

  「……你怎麼會跑出來?」

  「那英/國又為甚麼會跑出來呢?」

  「因為裡面太無聊了。」

  「我是因為你不在裡面就想跟出來看看了DDDDD」

 

  那笑容實在太過耀眼。

  即使他長大了,離開他了,卻還是他心中那道救贖一般的陽光。

 

  「英/國?真是的HERO講話有這麼無聊嗎?居然又發呆了!」

  「美/國。」

  「咦?」

  「阿爾弗雷德˙F˙瓊斯。」

  「……」

  「對你來說,」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是什麼?」

 

  噢,他不只一次夢見那樣的場景。

  夢見他自己一手養大的孩子,他最愛的人,把自己擁入懷裡。

  即使是共赴死亡也罷,最少他們的相愛是真實的。

  在他們共同編織出來的童話故事中,亞瑟與阿爾弗雷德永遠都有個真正的結局。

  不像他們,糾纏了幾百年都沒有一個結果。

 

  「是英/國呀。」

  那個朝氣蓬勃的聲音說到。

  「英/國就是英/國啊,不然還會是什麼呢?」

 

  他們在每一個世界裡相愛,

  除了真正所在的這一個。

 

  「陛下,今天的公務都處理完了嗎?」

  「那當然了,我的皇后,」英俊的國王執起他的手,在手背上落下輕輕一吻,「我有這個榮幸,邀請我美麗的皇后殿下跳隻舞嗎?」

  皇后笑了笑,伸出手來讓國王牽著他走進空無一人的舞池裡。除開演奏的樂隊以外,這裡沒有別人。

  他們親密的相擁著,隨著音樂優雅的轉圈。

  「亞瑟。」

  「什麼事?」

  「你願意嫁給我嗎?」

  「……!」

  「你知道的,國王和皇后並不是真正具有婚姻關係。但是亞瑟,你願意嫁給我嗎?」

  皇后綠色的眼睛裡蒸騰出水氣,他開口。

  「我——」

 

  然後,夢醒了。

 

 

FIN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

评论(4)
热度(28)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