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真沒想到我還能開這個帳號。喵的。忘了渣浪密碼現在手機進不來了。

沃草,那篇文呢????

真想哭我只是想要立麦的mafu小卡

英雷歐太尊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感覺我的Arcadia又可以延伸寫下去了

………气疯了。
把别人的关心都视若无睹吗?

最后还是活成了那个人的样子
在一片黑暗里缓慢爬行

[伞修]我好想你

角色死亡有。我是说沐秋以外的

01

  他一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每天早上醒来还未睁开眼,总以为自己还在那个小小的储物间里,然而并不是。

  其实他是个睡觉会认地方的主,刚到兴欣网吧那会儿却没有这问题,就像是回到家一样睡得香甜安稳。可他现在真的回到了自己家,却是经常辗转难眠。

  特别不真实。

  又是这个家,又是十多年前那些变也没变过的规矩。而过往的十多年,彷佛黄粱一梦。

 

02

  眼前和自己长得同一张脸的双胞胎手足木着一张脸,正一点一点的补习着十多岁以后就落下的学业。

  除开长相以外没有一个地方相似,心电感应心有灵犀这种东西也鲜少出现在两人身上,唯此刻他似乎...

我睜開眼睛

其實我好希望自己被關起來
關在精神病院裡,關在房間裡
哪裡都行
說不定那還會是一個天堂

像每一天都在煩憂
室友的事,儘管努力去不在乎
但是總還是同住一間房間的人,怎麼可能完全不影響
還怕有人就這麼離開了,怕他們其實煩我煩的要命卻不說

好希望有個人可以打醒我

我觉得,抑郁症是种比流行性感冒还可怕的病
身边的人好像一个俩个都会被感染的一起抑郁症

我吃了这么多药,看了这么多心理医生,从来就没感觉有用,说了再多,也没觉得自己有好一些
我要是能继续写东西就好了
起码不会这么难受,负面的心情都能换成文字

如果我死了,你會不會有那麼一點點難過

1 / 8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