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伞修】如烟

第一次写伞修,请多指教(鞠躬)

原本是沐沐的生日賀文,但是我没来的及写完。

本来打算甜的不过我真的不擅长(๑´ㅂ`๑)

等一下我就要接着写乐乐的生日賀文啦不然后天要开学了(生无可恋脸)

那么祝阅读愉快

01.

【我坐在床前 望着窗外 回忆满天】

【生命是华丽错觉 时间是贼 偷走一切】

【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他的脸 就以为和他能永远】

  苏沐橙是被吵醒的。

  她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座位,却空无一人。

  ……哥哥和叶修呢?

  两台电脑上还停在竞技场的画面,吃完的泡面碗也还放在那里,外套却和人一起不见了。

  「哎呀,妳醒了?」

  她回头一看,网吧的老板陶轩站在她身后:「妳哥哥他们说有点事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哎唷,说人人到。」

  苏沐秋和叶修一面说话一面走回来,后者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

  「阿橙,妳醒啦?」苏沐秋笑着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发。

  「哥哥你们去哪里了?」

  叶修晃了晃手上的塑料袋:「烟花,一起放?」

  苏沐橙欢呼了一声抱住苏沐秋:「哥哥你还记得!」

  「那当然,哥哥怎么会不记得?今天还是我们阿橙的生日啊!」苏沐秋牵起妹妹的手,转向陶轩说:「那我们今天就先走啦。新年快乐。」

  「节日快乐啊老陶。」

  「同乐同乐,回去路上小心一点啊。」

  三人走出嘉世网吧,苏沐橙一手牵着苏沐秋一手牵着叶修。

  「哥哥,我们去哪里放烟花?」

  「我记得附近有一处空地,我们去那里吧!」

  走了五分钟,来到叶修说的那处空地后,苏沐橙迫不急待的从叶修手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仙女棒。

  袋子里除了仙女棒以外还有冲天炮,叶修拿出打火机给苏沐橙点上了,她一个人开心的在那挥了几下,笑容比手上的仙女棒还要灿烂。

  苏沐秋和叶修摆好了冲天炮,把苏沐橙拉到安全範围来,接着按照顺序一个个点火,一下子咻咻咻地全是冲天炮的声音。

  「哥哥你们要玩仙女棒吗?」

  苏沐橙拿了三根出来,一人一根,藉着叶修的打火机点燃了。苏沐橙笑得很快乐,一个人在那挥舞着铁丝像是那真的有魔法一样。她在心里许下一个愿望。

  『希望我和哥哥,还有叶修,我们三个可以一直在一起!』

  不远处叶修和苏沐秋蹲着看仙女棒逐渐燃尽,心里想的是同一件事。

  今年夏天荣耀职业联盟大赛即将开打,已经具有雏型的嘉世战队就要正式成立了。

  「阿修,你看这像不像真的有魔法的仙女棒?」

  「沐秋大大,你是小女孩吗?」

  苏沐秋拿手肘拐了叶修一下:「我觉得挺像的,不知道许愿会不会实现?」

  「我看沐橙好像也在许愿,你们两个还真不愧是兄妹。」

  「希望今年夏天能遇到更多荣耀好手啊。」

  「不是希望赢得冠军?」

  「这哪需要希望,有我们两个在,冠军一定是嘉世的。」苏沐秋望着火花,笑道:「比起冠军,遇到更多好对手不是更有趣吗?」

  「是啊。」

  叶修把脸凑向苏沐秋,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苏沐秋像是没察觉一样的接着说。

  「那个大漠孤烟也会进入联盟吧?」

  「一定会,那家伙真的挺强的……唔!」

  苏沐秋扳过叶修的脸吻了上去。

  「哥哥,还有没有仙……」

  苏沐橙转回头看见这一幕先是愣了一会,然后笑着捂住眼睛。

  这样感觉,似乎更像一家人了呢?

02.

【有没有那么一个世界 永远不天黑】

【星星太阳万物都 听我的指挥】

【月亮不忙着圆缺 春天不走远】

【树梢紧紧拥抱着树叶 有谁能听见】

  叶修和苏沐秋这几天似乎是吵架了。

  两人在竞技场里打了一场又一场,叶修连着赢几乎没怎么输过,苏沐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整天除了苏沐橙没人敢靠近他们俩。

  「沐沐啊,你哥他们是怎么啦?」

  「我也不知道呢,早上起来就这样了。」

  苏沐橙有些担心望着两人的背影,眼看苏沐秋又输了一场她默默拿起笔来在小本子里又加了一画。

  「妈蛋啊!」苏沐秋终于开口说了今天第一句话。

  「唷,终于肯和哥说话了?」叶修满脸笑意的看着狠狠瞪着自己的苏沐秋。

  「以后家务活都给你做。」

  「那有什么关系。」叶修耸耸肩:「再打一场?」

  苏沐秋摆了摆手说饿了,差遣叶修去张罗晚餐。

  叶修走出网吧后他缩小了荣耀的视窗打开装备编辑器,开始摆弄某样东西。

  「哥哥,你在做什么?」

  陶轩也凑上到苏沐秋的电脑前。

  「这是,战矛?」陶轩惊讶道:「小苏你不是神枪吗?给叶秋做的?」

  「要保密啊你们,他可不知道这玩意儿。」苏沐秋微笑着,小心翼翼的编辑着面板上的战矛:「我打算当作他的生日礼物来着。」

  「说起来,今年叶秋也就满18岁了呢,你们有身分证了吗?」陶轩突然想到:「签合约的时候要有身分证的。」

  「我到时候去申请一张,叶秋的话,你等他回来问问吧。」

  「哥哥,你和叶修哥哥今天为甚么吵架了?」苏沐橙在苏沐秋耳边小声问。

  「……这个啊,阿橙妳还小,等妳长大就知道了……不,最好是长大了也不知道。」

  很多年以后苏沐橙偶然回想起这一天时,伸手戳了戳旁边被黄少天烦的不行只好陪他PK的叶修。

  「怎么啦?哥忙着呢。」

  「叶修哥哥,」

  叶修因为这个很多年没出现的称呼手滑了一下,差点儿被黄少天钻了空子。

  大量文字泡飞起。

  「当年你和哥哥打了一整天的竞技场连BOSS都没去抢的那次吵架,其实是因为争上下问题对吧?」

  萤幕里的战斗法师一招伏龙翔天偏了一个大大的角度,对面的剑客马上提着光剑上来就是一招流星式,但战斗法师却是站在原地不动了。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这是干嘛掉线了站在那里让我打没意思啊你不会是用这招开溜吧要点脸啊要点脸啊要点脸啊要点脸啊要点脸啊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再打一把这一局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不算】

  除了文字泡以外叶修的萤幕还弹出了QQ对话框,黄少天一口气发了十个窗口抖动过来。

  叶修没有看屏幕,表情从震惊到原本的平淡也只是一会子的功夫,但是从他完全忘掉自己正在和黄少天PK这一点来看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一万一千匹草泥马呼啸而过了。

  「沐橙啊,」他沉痛的开口:「谁告诉你这些的?」

  「最近大家在讨论呢,喻文州黄少天和张佳乐孙哲平他们不是在世界邀请赛后那么高调的公开了吗,联盟里也那么多出双入对的,只是外面不知道而已,看着看着我就突然想起哥哥了。」

  「那几对脱团的每天这样欺负单身狗,太不要脸了。」

  「怎么会呢,」苏沐橙笑道:「核弹级别的闪光,早在十年前我就领教过了。」

  叶修难得接不下话。

  这句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啊……

03.

【有没有那么一张书签 停止那一天】

【最单纯的笑脸和 最美那一年】

【书包里面装满了蛋糕和汽水】

【双眼只有无猜和无邪 让我们无法无天】

  也许双生子之间真的有心电感应也说不定。

  叶秋发现,自己的右眼皮今天跳了好几回,同桌听他说完之后告诉他,可能是昭示着什么即将发生的事情。

  「我觉得一定没什么好事。」

  上一次他的眼皮这样跳的时候,他那个浑蛋哥哥顺走了他的行李,利用课间时候翻墙翘课然后离家出走,已经两年多没见到人了。

  不过还是偶尔会用公共电话打给他,说两句又匆匆挂断,也不知道在外面过得怎么样——呸呸呸,能打电话回来调戏他就是还活着,电话里也没跟他开口要过钱,那家伙应该是小日子过的不错。

  于是放学之后叶秋和几个要好的朋友走出校门时就被狠狠震惊了一把。

  那个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人,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正和一个漂亮少年说话。

  不少女孩子停下脚步对三人投以注目礼,叶秋甚至看见了自己同班的女同学,身旁的朋友也都是面露惊讶。

  他快步走上前,叶修转头看他。

  「唷,好久不见。」

  「你还知道要回来?」

  「叶秋你这语气怎么酸的像是被一个人出去快活的老公抛下的媳妇啊?」

  叶秋抬手就要往叶修脸上揍过去。

  「哎注意素质啊,还在你校门口呢。」叶修抓住叶秋的手,「两年没见,一见面就要因为在校门口打架被记过?」

  「废话少说,既然都回来了就回家一趟,妈快要担心死了。」

  「哥回去了这两个怎么办,难不成要哥抛妻弃子?」

  「叶修你滚蛋,谁是你媳妇儿!」旁边的少年一拳搥在叶修背上,痛的他嗷了一声。

  「疼啊,沐秋你就真这么舍得下重手?」

  「拍死你丫的最好。」

  苏沐秋牵过苏沐橙。

  「我带阿橙去那边转转,过会儿回来。你们慢慢聊啊。」

  「我记得那边有一摊不错的刨冰,你带沐橙去吧,她会喜欢的。」

  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后,叶秋才一脸复杂的开口。

  「真是你女儿?」

  「难道我和沐秋两个看起来像是有那功能的吗?你的生物学到哪儿了?」叶修一脸鄙视:「沐橙算是我妹。别想对人家动什么歪脑筋啊,她哥是个妹控。」

  「谁要对小女孩动歪脑筋!倒是你!跑回来又不回家,难道专程回来找我?」

  「还就是专门回来找你的,从杭州。是不是特感动?别哭鼻子哈。」

  「找我干嘛,你把我的行李都顺走了别指望我还会帮你干什么坏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你帮忙的,该办的都办完了。我就是来跟你说几句话顺道给你捎东西。」

  叶修从口袋拿出一个男用皮夹和一串钥匙,递给叶秋。

  「出门连钱包钥匙也不带,你今天怎么进家门?」

  「……你回过家了!?还进我房里?!」

  「什么你房里,咱俩不是睡一张床的吗,你房间不是我房间?」

  「你怎么进去的没被爸妈逮到?!家里的大婶呢!」

  「锁又没换过,大门的钥匙我身上有。爸妈上班去了,清扫的大婶换过吧,她把我当成你了。我告诉她今天学校放假,忘了东西回家拿。」

  叶秋觉得心好累。

  「不打算见爸妈?」叶秋把钱包钥匙收好,再次抬头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什么:「慢着,你这身衣服是我的吧!!!!」

  「咱打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别计较这么多啊,就一身衣服。」

  「滚蛋!!这件衬衫上星期才买的我都还没穿过!!」叶秋气的扑了上去。

  「哎时间差不多啦哥要回去了,下次见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照顾好自己啊。对啦,跟你借了一样东西,以后还你。」

  叶修一只手直接在叶秋腰上挠了一把,逼得他因为癢而放手。而他趁机退走,几步去到在不远处等着的苏家兄妹身边。

  「到杭州之后给我电话!浑蛋哥哥!」

  「你是老妈子吗?我跟你一样快十八岁了,担心啥。」

  「你敢不给我电话我就把你的去向和你交了个男朋友的事情全部抖给老爸老妈!」

  「卧槽要不要这么狠!」

  两个小时后和朋友们吃完晚餐,打开钱包的叶秋发现里面少了一样东西。

  「怎么啦叶秋,找什么?」

  「我的身分证呢?不见了!叶修你个浑蛋!顺走我身分证干什么!!!!」

  回到家之后还发现房间里一地狼藉,叶修自己的书桌上摆着的小猪扑满、床下两人共同藏红包里抽出来的压岁钱的盒子,以及衣柜里叶秋的几件衣服裤子——有些他很喜欢的——全都不翼而飞。

  啊,还有去年生日时三姑姑送他的那只红色行李箱也不见了。

  叶秋气的恨不得飞到杭州揍叶修一顿。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起,叶秋接起本来就要破口大骂,却听到对面传来稚嫩的女声。

  「是叶秋哥哥吗?」

  「……是,我是叶秋。」

  「因为哥哥他们抢BOSS忙不过来所以我来打电话给你,我们回到杭州了。希望你不要把他们的事情说出来……」

  「……妳不要担心,我不会真的说出去的。」

  「太好了,嫂子的弟弟果然是好人!」小女孩笑得特别开心:「以后打这支电话就可以联络到我们啦,那就先这样,再见~!」

  「等、等一下……」

  听着电话的忙音,叶秋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三百遍。

  ……嫂子的弟弟?卧槽!

04.

【有没有那么一滴眼泪 能洗掉后悔】

【化成大雨降落在 回不去的街】

【再给我一次机会 将故事改写】

【还欠了他一生的 一句抱歉】

  那一天去了一趟北京,回来之后叶修就先把合约书签了。苏沐秋申请的身分证还要一段时间才下来,所以就耽搁了。

  叶修特别豪迈的在合约书上签下叶秋两个字,然后冲苏沐秋摇了摇笔。

  「沐秋啊,你看这像不像那些大总裁签买卖合约?以后你就靠哥养了。」

  苏沐秋翻了白眼。

  「哥不需要你养,钱这么多不如给阿橙多买几件漂亮衣服怎么样?」

  「苏大大真是一点情调都没有,这种时候不是都该以身相许吗?」

  「……你再看那些奇怪的小说就不要跟我说话了。」

  当然这只是签了合约,真正有钱拿也要到九月比赛真正开打以后。叶修对于九月已经有些迫不及待,苏沐秋也是。

  两个人并站上荣耀的巅峰,这是他们放眼能看见的最好未来,大概也是他们所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五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四接近凌晨,叶修被苏沐秋差遣去买消夜,回到家之后也没来得及先吃上几口就被刷新的BOSS拉走了所有注意力。

  叶修才操作一下就发现自己的一叶之秋和刚刚离开座位之前不太一样。

  「沐秋,你对我家一叶做了什么?」

  「先别管那个,霸气雄图的人来了。」

  一直到两人顺利把BOSS打死之后叶修才有时间点开一叶之秋的属性介面。

  武器那一栏赫然是一行银色的字体写着【战矛˙却邪】。

  「喜欢吗?」

  「爱死了。」

  叶修转头,苏沐秋对他微笑。

  「你看这拿来当订情信物和生日礼物是不是特别好?」

  「定情信物?是嫁妆吧!」

  「什么嫁妆,明明是聘礼才对。」

  叶修凑过去亲吻苏沐秋。

  「看在今天我生日的分上我在上面怎么样?」

  「只有今天。」

  叶修挑眉。

  「之前说好的竞技场定上下被你赖掉了,好不容易哥在上面一回还只有今天?」

  「什么赖掉,谁叫你是战五渣。」苏沐秋低声的笑起来。「再罗嗦就换回来。」

  「不带这样的啊苏大大。」

  八月十七,,距离九月还剩下两个星期。

  一叶之秋手执却邪,带领嘉王朝在抢野图的战场上掀起腥风血雨。

  霸气雄图今天领军的是大漠孤烟,嘉王朝自然是由一叶之秋出面与之相抗。叶修一面和韩文清对战,一面开着免提和苏沐秋讲电话。

  「沐秋啊你快回来,老韩来抢BOSS啦。」

  『你先跟他玩吧,我在路上了。」

  「哎哎那你帮哥带一份锅贴,今天不知怎地特别想吃。」

  『我都快到家了你才说!阿橙呢?阿橙想吃什么?』

  苏沐橙正要开口,却听见叶修的手机那一头传来奇怪的声音。

  碰地一声巨响之后是尖叫声,刹车声,一片混乱却没有苏沐秋的声音。

  「沐秋?沐秋!苏沐秋你听见没有说话啊!苏沐秋!」

  几分钟过后,电话那一头传来一声喂。

  是陌生的声音。

  「我是捡到手机的人,这里是拱秀路,招商银行附近。刚才这里发生了连环车祸……」

  叶修把手机扔在桌上,抓起外套和钱包牵着苏沐橙就跑了出去。

  五分钟不到的路程,车祸现场一片混乱,好几辆车撞在一起,有些车头已经严重变形,最惨的是整辆车都成了废铁。人群聚集在一百公尺开外,叶修拉着苏沐橙就往那边去。

  在人群中央的是一地鲜血,和一动也不动的苏沐秋。

  「哥哥——!」

  苏沐橙扑在苏沐秋身上大哭,叶修蹲下身,看见苏沐秋紧紧攅在手里,指关节都发白了的那一纸与嘉世战队的合约。

  「别哭啊阿橙……」

  「沐秋!」叶修猛地抬起头,苏沐秋那张沾上血的脸庞浮现淡淡的微笑,就和往常一样。

  「阿橙就拜托你了……阿修……」

  「哥哥你不许说这种话!你不会死掉!」

  救护车的鸣笛声音正在接近,苏沐秋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叶修。

  「不用你说我也会照顾好她。」

  也不知道苏沐秋到底听见了没有,一向温暖的褐色眼睛逐渐失去焦距,笑容还在,叶修甚至能从苏沐秋的眼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但他知道苏沐秋已经再也看不见他,看不见苏沐橙,看不见这个世界。

  他从苏沐秋已经无力的手中拿出那份合约,上面被血浸湿的痕迹就像是蒙在他们美好未来之上的一片阴影,约好要一同站上的巅峰,还没启程就只剩下一个人。

  他带着苏沐橙一起坐上救护车。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抓着苏沐秋的手。苏沐橙哭着问她哥哥还能不能救回来,面对一个小女孩声泪俱下的询问,医护人员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苏沐秋已经确定没有生命迹象,几乎不可能救回来了。

  「如果还能救,我请你们一定要救活他。」叶修揽住苏沐橙的肩膀,沙哑的说:「不管是什么手术要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我会想办法筹到钱,你们只要救活他就好。」

  「他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不可能救回来了……」

05.

【有没有那么一个明天 重头活一遍】

【让我再次感受曾 挥霍的昨天】

【有谁能听见 我不要告别】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本尊,是在嘉世主场的男厕里。

  少年靠在洗手檯边抽菸,原本放空的眼神因为韩文清的闯入而重新有了焦距。

  「你是……韩文清?」

  他起先还没发现少年是谁,直到他看见他身上嘉世战队的队服外套。

  「叶秋?」

  「果然是你啊,比赛打得不错。」

  「打得不错?」韩文清冷笑:「嘉世这是看不起我们霸图吗,秋木苏在哪里?他连上场都没上场!」

  「……」

  叶修转回去看着镜子继续抽菸,半晌才说。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韩文清看着那个人的表情,到嘴边的不信任话语和嘲讽都吞了回去。

  「你不知道?难不成他没有进嘉世?」

  「我不知道他在哪。」叶修重复了一次。「也许他就在这里,也许他在家里待着,也许在他妹妹旁边……谁知道呢。」

  十八岁的韩文清看着自己未来十年的死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己好像开启不该谈及的话题了。

  叶修的神情平淡,说出的话却教韩文清心头一凛。

  「谁会知道,已经死了的人在哪里呢?」

  叶修说完,把菸头扔在地上踩熄后走出男厕,留下韩文清一个人琢磨那句话。

  秋木苏的操作者去世了?

  这么说,那天抢BOSS只有一叶之秋出现,抢到一半却突然抽卡强制下线,是因为那个人出了意外吗?

  几个月后,第一赛季结束,嘉世战队拿下总冠军,叶秋仍旧没有露过面。

  韩文清去看了总决赛,比赛结束后同样在男厕里遇到了叶修。

  只是他走进去还没开口就被吓的退出门外。

  叶修在哭,不是嚎啕大哭而是努力不哭出声音的抽咽。在他旁边,有一双手环抱着他。

  漂亮少年抱着嘉世的小队长,但是被抱着的人似乎一点都没发现。

  哭泣的声音渐渐平息,韩文清在外面听见叶修的自言自语。

  「苏沐秋,你说过有我们在,冠军一定是嘉世的,现在嘉世夺冠了,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一名男子经过韩文清身边走进男厕,韩文清发现那是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

  「小队长,你还好吗?」

  「我没事,老吴。」叶修一扫刚才的情绪,甚至有些装出来的轻快:「颁奖结束了?」

  「结束了我才能来这里找你不是吗?走吧,老陶说回去有庆功宴呢,你是队长,要和大家说两句的。」

  「我不能待太晚,沐橙在家等我。」叶修说:「顺道给她包点好吃的回去好了。」

  「多包一点也没关系,你们两个都还在长身子呢。对了,庆功宴九点半开始。」

  「那我去个地方,可以吧?」

  两人出来时,叶修看见了韩文清。

  「唷,是你啊。」

  这种轻快带点嘲讽的语气才像是韩文清认识的那个一叶之秋的操作者,上次和刚才看见的实在是落差太大了。

  「打得不错。」

  「那是自然。」叶修笑道:「下个赛季见啦。」

  两人走远后韩文清才踏入厕所。

  里头空无一人。

00.

  苏沐橙是被惊醒的。

  她睁开眼睛,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座位,却空无一人。

  ……哥哥和叶修呢?

  两台电脑上还停在竞技场的画面,吃完的泡面碗也还放在那里,外套却和人一起不见了。

  「哎呀,妳醒了?」

  她回头一看,网吧的老板陶轩站在她身后:「妳哥哥他们说有点事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哎唷,说人人到。」

  苏沐秋和叶修一面说话一面走回来,后者手里还提着一袋东西。

  「阿橙,妳醒啦?」苏沐秋笑着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发。

  苏沐橙猛地伸手用力抱住苏沐秋。

  「怎么了阿橙?」

  「……做了噩梦。」苏沐橙红了眼眶:「我梦见哥哥死掉了,我和叶修哥哥很难过……」

  「哥哥人在这里好好的呢,一定会活很久很久,看着阿橙变成漂亮的女孩子。」苏沐秋拍着妹妹的背:「我们阿橙以后交男朋友还要先通过哥哥这一关呢,哥哥怎么舍得丢下阿橙一个人。不哭呀阿橙,妳一哭哥哥心都疼了。」

  「那我要是哭了沐秋大大是不是心都要碎了?」叶修在沐橙旁边蹲了下来,仰起头对苏沐秋眨眨眼卖萌。

  「滚滚滚,谁会因为你哭心碎。」

  苏沐秋伸出一只手在叶修脸上捏了一把,苏沐橙破涕为笑。

  「今天妳生日,哥哥没能给妳买个大蛋糕真是抱歉。明年哥哥一定买个最大的想吃什么口味的阿橙决定,好不好?」

  「沐橙啊,巧克力的好吃。」

  「又不是给你买的别怂恿她,让阿橙自己决定。」

  「我给个建议嘛,巧克力的好吃,以前我和叶秋生日都是巧克力蛋糕。」

  「你弟没意见?」

  「谁叫他打不赢我。」

  「你真是他亲哥?」苏沐秋站直身,牵起苏沐橙的手,「虽然没有蛋糕,但是哥哥买了烟花,一起放吧?」

  苏沐橙看着叶修和苏沐秋,开心的笑了。

  「嗯,一起!」

【有没有那么一朵玫瑰 永远不凋谢】

【永远骄傲和完美 永远不妥协】

【爲何人生最后会像一张纸屑 还不如一片花瓣曾经鲜豔】

【我坐在床前 看着指尖 已经如烟】

_FIN.

评论(2)
热度(26)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