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修伞修】式微(上)

慵去菌:

[原作:《全职高手》BY 蝴蝶蓝]


[CP:修伞修无差]


[设定:皇帝叶修|将军苏沐秋]


[古风]


[可算作《后宫·泽楷传》的番外]


[开放式结局]


[BY 慵去菌]




-秋来长风起。


 


    沙场战甲寒,月下捣衣声。


    千里与共的婵娟映照着战场上染血的长缨,也映照着庭院中清冷的寒砧。


    战争,从来都不仅仅是将士的以命相搏,每一寸寒冷的甲胄都凝炼着故乡亲人的思念和温度。




    风声萧索,在军帐四周盘旋不去。


    长河落日,带走了地平线上的走后一点温度。




    昏暗的天色下,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


    半梦半醒间,仿佛能在风中听到破碎的曲调,伴着羌笛悠悠,轻缓哀怨,如泣如诉。




    “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渐响,渐远,还生。


     


     式微,式微,胡不归?


     


     站在离军营最近的山丘上,苏沐秋静静地看着营中明灭的灯火,蓦地像是听到了白日里听到的歌谣。


     和着晚风,他饮下一口白酒,酒烈,烫入喉中,掺着黄沙的味道,直烧遍全身的血液。


     耳畔似又听到了那人的声音,响彻心底——


     “待君归来日,便是煮酒时。”


     边塞的酒,御寒足矣,却终远不如京中温酒的暖心。


 


     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夜深露重,尤其这平旷的原野上,寒意轻易能入骨。


     苏沐秋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外披,指尖触到一截歪歪扭扭的针脚。


     回望万里,鸿雁何处。


     他回身遥望京都的方向,想象着那人是如何在沐橙的指导下笨拙地给秋衣缝上最后一段针脚,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家书上用信誓旦旦的语气写上这些秋衣都是他身为九五之尊亲手缝制的。


     思至此,他不由得轻笑出声,朝着京都遥遥作一长揖。


     “臣定当誓死卫国以报君恩。”


 


     式微,式微,胡不归?


     


     离军营不远的后方,就是刻着“荣耀”的界碑。


     这样昏暗的天色之下,只能看到边陲城墙的轮廓,但苏沐秋就是知道,那是一道他必须要守住,这满城将士必须要守住的防线。


     这座城,这条线之内,是荣耀。


     是那个人的荣耀,却不仅仅是。


     这是属于每一个百姓,每一个将士的荣耀。


 


     为了有朝一日,边陲安定,平民不再因战乱流离失所,戍边的壮丁不再因征战背井离乡。


     为了有朝一日,他们的好友,可以再重聚一堂,饮酒赏景畅聊乐事,不再因为这些内忧外患,日夜烦忧不得安眠,各自天涯。


     为了有朝一日,他能抛了长枪,带着捷报,一步一步走上那雕龙刻凤的台阶,走过那条画栋雕梁的长廊,再次踏进那座富丽堂皇的高庙,告诉那人——


     我回来了。


 


     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三通鼓毕。


     苏沐秋一身戎装,立在高台之上,看着虽面有疲色但仍就整齐列队的士卒们满意地点一点头。


     “昨日相信兄弟们都听到了,《式微》的歌声。”


     “我知道,大家都十分的思念家乡,想念家人。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大战前夕听到这样的歌声?”


     “这分明是敌军的阴谋,如果我们因此退缩了,士气低落了,难道不是刚好中了敌人的计了吗?”


     “你们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杀害我们同胞亲人的敌人得逞吗?告诉我,你们能吗?”


     “正是因为爱着家乡,爱着亲人,我们才要拿出士气,拿出气魄来守卫我们珍重的这一切!”


     “我们的背后,就是大好的河山,是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荣耀!”


     “我们是为了什么战到了此刻?”


 


     “荣耀!”整齐划一的回答。


     “荣耀不败!”苏沐秋朗声高呼,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军营中回响,荡气回肠。


     “荣耀不败!”


     这次回答他的是震天的齐声呐喊,久久的回荡在荣耀的边陲战线上。


 


     战鼓雷动,六军并发。


     苏沐秋拉弓满弦,眼神一凛,下一瞬利箭离弦,破空而去。


     “破!”


     几乎是同时,敌方的军旗应声而倒。


     顿时军中士气更是一振。


 


     式微,式微,胡不归?


     但为君故。




——TBC

评论
热度(38)
  1. 亞緹慵去菌 转载了此文字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