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鹿寧】夏花落

side A。現實。
那個人的身影還在那幢孤獨華美的大宅院中,進門左柺直走到底的最後一間房間裡。
只要踏進去就能看見。
看見他身著一襲月白色的衣,端端正正的坐在前廊上,優雅的捧著茶杯喝茶。
院子裡的櫻花盛開了一個花季,早就散了滿城飛花,風一吹就帶走一地殘櫻。
沒有深秋的蕭瑟卻是一種別緻的哀涼。
粉色的花瓣最終腐敗,或歸根,或焚化。

「花都謝了。真可惜,今年都看不見了。」
「明年還會開的,到時候我陪你一起看。」


side B。幻想。
「人生得意需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只可惜他們無法選擇這樣的生活。
他說,總有一天我也要把護額留在村子裡,然後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吶,寧次,你要不要跟我走?
他說,好。既然你說出口了就要做到啊。
鹿丸轉頭,正巧看見寧次臉上浮現的笑意。
「吶,寧次,我有沒有說過?」
「說過什麼?」
鹿丸把視線轉回到天上的白雲。
「我有沒有說過,」他一字一字的緩緩說道:「你笑起來很美?」
日向寧次撇過頭不看他,但是髮際間豔紅的耳根出賣了他的情緒。
奈良鹿丸湊上前去,輕咬他的耳垂。氣氛頓時變得曖昧旖旎。
「喂,現在是白天......唔!」
「這麼晴朗的好天氣不做點什麼太浪費了......放心這裡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別人。」
「我說...你好歹、回房間!」


side A。現實。
偌大宅院中灑了一地金光。
已是夕日,萬里無雲的晴空裡,火焰般的斜陽正向西墜落。
前廊上,一方棋盤端正的擺放在小矮桌上,沐浴在夕照之中。
細細端詳,卻發現棋盤上未盡的棋局,已然蒙上一層灰。
竟然已經過了這樣久了嗎?
當初那人手執的一枚黑子就擱置在地上,沒有放回棋盒裡也沒有落手在棋盤上。
而今也無從得知當初那人打算將棋子落在哪裡。

「真是麻煩......」
「行李只要稍微整理一下就行了。至於這盤棋等回來再了結它吧。」


side B。幻想。
奈良鹿丸坐在前廊上擺著棋譜,研究的十分專心,完全沒有發現日向寧次走到他身邊。
「鹿丸。」
「嗯?啊、你醒了啊?」聞聲他抬起頭:「身體還好嗎?」
「沒事。」寧次搖了搖頭,然後在鹿丸身邊坐下。如緞面一般的長髮隨著他的動作輕晃,迎著夕陽閃耀異樣美麗的光。
「餓嗎?我去做飯。」
「不餓,晚點出去吃吧。」鹿丸體貼的伸手替寧次揉腰:「陪我下棋,怎麼樣?」
「好啊。」
於是棋盤開擺,下的不是鹿丸拿手的將棋而是寧次較為擅長的圍棋。
「我行黑子。」
「不要,我要黑的。」
寧次聳聳肩:「好吧,反正我沒有差。」
數回手的時間而已,兩人沒有說話,只剩下落子的輕微撞擊聲。
「偶爾能這樣放連假也真好啊,你說是不是?」鹿丸打破沉默低低地笑道,言語中有幾分猝狹。
寧次聽明白了,同樣的笑道:「要不是托暗部部長的福,我現在就不是坐這跟你下棋而是滿世界的出任務了。」
「也是。真該好好感謝火影大人對於外交事物的認真和暗部部長的......獨佔慾?」
鹿丸說著,自己笑出了聲音;寧次忍不住也笑了,但這次他記得低下頭去,用袖子掩面,以防對面的人再度狼化了撲上來啃他。


side A。現實。
那一年夏天,特別特別地炎熱。
仲夏的暑氣彷彿都具現化在世人面前,整個世界就像個烤箱一樣。
更殘酷的是,這不僅是意指實質意義上的炎熱,還包括看不見的、一觸即發的容忍底線。
那個夏天還是變得比往年又更加高溫。
比酷夏還要更令人無法忍受的,是綿延不絕的戰火。
被大量轉生回到現世的是過去的敵人、曾經的友伴、亦或是血脈相連的親人。
敵人陰險,手段卑鄙的令人火大。
氣溫的灼熱。
戰事的狂熱。
以及,鮮血的溫熱。
能讓人崩潰發狂的,全部。
日復一日的戰爭,生離死別都映在眼中,令他錯覺自己似乎都有了死亡免疫系統。
雖然說身為忍者早就見慣了死亡,但是真正看見戰場上戰死的人被堆疊成一座座小山,而後被一把火焚燒殆盡,隨手一把骨灰都不知道抓到的是什麼人的時候,他還是打心底感到戰慄。
原來,這就是戰爭。


side B。幻想。
「吶,寧次,你看我們什麼時候也接個任務順便出去玩個十天半月再回來吧?」
「可以暫時不要嗎?我想在家裡待一段時間。等鳴人和佐助回來之後再說吧,火影不在,哪有什麼能玩上十天半月的任務?」

十天後,六代目火影與暗部部長回到木葉忍者村,迎面而來的就是暗部分隊長日向寧次的休假單。
將長久以來未休的假期平分成兩半分給了奈良鹿丸,一口氣得到了長達一個半月的假期。
六代目火影急的直跳腳,暗部部長手執草薙劍在木葉村裡地毯式搜索日向寧次和奈良鹿丸的身影。
只可惜,由於當年六代目火影承諾了隨時可以放假作為寧次三年無休的犒賞,此時此刻兩人早就不在木葉村了。
六代目欲哭無淚,少了「地下火影、木葉軍師」和「暗部最強分隊長」,他就得親自處理所有大大小小雜七雜八的事了!
暗部部長氣的一雙寫輪眼亂轉,該死的這樣鳴人根本連回家的時間都沒有!更不要說[嘩——]還有[嘩——]的時間!
但是又能怎麼樣呢?鹿寧兩人已經遠在千里之外了。


sida A。現實。
「鹿丸,你怎麼了還好嗎?」
「嗯?我很好,為什麼這麼問?」
「你最近都心不在焉的,真的沒事嗎?看在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上我可以當免費顧問喔!」
「得了吧,你就是想光明正大的蹺班叫我請你吃拉麵以為我不知道?」
「唉唷,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們廢話不多說,直接到一樂去吧!」
沒等鹿丸再說什麼,鳴人雙手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結印,眨眼的時間都不到他們就從火影辦公室來到一樂拉麵。
「嘿嘿,很方便吧?」
六代目火影漩渦鳴人笑嘻嘻的看向鹿丸,「我把飛雷神的苦無放在這裡了。」
鹿丸搖頭嘆息:「第四代火影如果知道你把飛雷神之術拿來蹺班用的話他會氣活的吧。」
「老爸才不會因為這樣就活過來揍我咧。」鳴人做了個鬼臉,轉頭朝著手打大叔喊道:「大叔,一碗叉燒拉麵!還要一碗番茄的!」
「好咧!」
「我不要吃,給我啤酒就好。」
「也不是給你吃的,佐助還沒吃午餐呢。」
隱身的暗部部長宇智波佐助自原地現形,自顧自的拉過鳴人找位子坐下。
鹿丸先是一愣,然後坐到位子上。

「所以說鹿丸,你有什麼心事可以直接說沒關係,我和佐助都會想辦法幫你的。」
「這一次可能真的不行了呢。」
「誒,到底是什麼事我越來越好奇了!佐助你好奇嗎?」
「......」
鹿丸嘆了口氣,沉思良久才開口說道。
「我好像,有喜歡的人了。」
「誒誒,誰家的女孩這麼好福氣,給我們地下火影看上了?」
鹿丸笑而不答。
「告白了?」佐助隨口問了一句。
「沒。」
「快給兄弟說說是誰,朕立馬下詔讓她嫁給你!啊,不會是手掬吧?那要趕快聯繫我愛羅.....」


side B。幻想。
湯之國的溫泉一向頗俱盛名,今日兩人才總算是見識到了。
從木葉村急急忙忙的像逃難一樣逃出火之國,直到出了國境才開始放慢腳步欣賞沿途風光,一路向著湯之國前進。
他們在一間幽靜的旅店住下,此時此刻正泡在獨立院子的露天溫泉池裡。
溫泉不僅洗去了旅途上的疲憊,還有經年累月下來、頭腦與身心上的勞累。
寧次背對著鹿丸,闔著眼,像是要睡著了一樣。
見他如此放鬆,鹿丸原本打算就這樣別打攪他休息——原本。
趴在池邊的寧次忽然抬手一攏長髮,光潔細膩如雪的背部一覽無遺,最要命的是他還偏過頭向他妖嬈一笑。
是的,妖嬈。鹿丸就是做夢都想不到寧次也有這樣的表情。
妖嬈。艷麗。
即便他早就知道寧次是個美人,卻也下意識認為「寧次就是那種一本正經的人。」
「別在那裡瞅著我不放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幹嘛?」
那一雙無瞳的白眼在霧氣的蒸騰下竟然還漾出了一絲媚態,直直的看向鹿丸——他像個傻子一樣愣在原地。
「怎麼,不想要?」
不要的還當真就是傻子!
鹿丸還在想著,動作倒是比大腦快的多。
「你今天怎麼這麼主動?」
「你今天廢話特別多啊。」
寧次主動,那還真的是非常自動自發的。
耳鬢廝磨之際鹿丸低聲問道:「這次不擔心有別人了?」
寧次低低的笑了。
「你看今晚的天空,月明星稀,這麼好的天氣不做點什麼豈不是太可惜了?」


side A。現實。
四次忍界大戰之後,日向分家的房子徹底空了下來,再也無人居住。
大宅的主人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逝世。
不只這個,許多許多事情都在四戰之後改變。
比方說漩渦鳴人成為六代目火影。
比方說宇智波佐助回歸木葉忍者村,在六代目的堅持下成為暗部部長。
比方說春野櫻當上醫療部長,並在兩年後嫁給了佐井。
再比方說,奈良鹿丸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愛的人是誰。
情愫一直都在,也一直都沒有被發覺。
是什麼時候變成朋友的?
偶然的情況下,一個夜晚,他見到日向寧次一個人坐在前廊上,看著紛飛落地的櫻花。
「花都謝了。真可惜,今年都看不見了。」
「明年還會開的,到時候我陪你一起看。」
當下頭腦一熱就脫口而出,寧次詫異的望向他,然後微微一笑。
「好啊。」
現在想想也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喜歡的?

阿斯瑪走後鹿丸下棋的對手就換成了寧次。
四次大戰開打前夕,兩人閒來無事便約了下棋,誰料下至一半便傳來了召集令。
雖說早就知道一定會開戰,該收拾的該準備的也早都待命,但是眼下這盤棋看是得拖上許久了。
「真是麻煩......」
「行李只要稍微整理一下就行了。至於這盤棋等回來再了結它吧。」
這一等,就是永遠。
戰後的世界上不再有名為日向寧次的俊雅少年。
他在戰亂之中為了守護宗家大小姐日向雛田,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也要為她擋下攻擊。
一切一切都是一瞬間的事。
雖然早已耳聞,也早已知曉,但是當戰事完全平定,逐漸安穩之後,鹿丸想找人下棋而來到日向分家大宅,才猛然想起那人已經成為慰靈碑上的一個名字。
再無,日向寧次。


side B。幻想
「吶,寧次。」
「嗯?」
「我們這樣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對吧?」
「不是沒有什麼不好,這樣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好的。」
那人明媚溫婉的笑意就這麼停在時光的一隅。
蒼藍天空之下還是只有一個看著白雲發呆的他。

晴空依舊蔚藍。
而故人不在。


___fin.


沒有靈感寫東西只好發舊作(哭
參考書把我的想像力都壓榨沒了

评论(13)
热度(26)
  1. 山籤繞云澀亞緹 转载了此文字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