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極東兄弟】杯子理論

人會死亡,物品會毀損,世界會改變。
浸過時間之流的一切,都會遺失在時光裡。

你聽過,杯子理論嗎?


王耀無聲無息的走在聯/合/國大廈裡,通往會議室的走廊上,今天的他也不負眾望的遲到了--大遲到的那種。

「抱歉阿魯,雖然今天提早出門了但是在路上看見了好吃的大閘蟹所以----誒?」

會議室裡面只有一個穿著白色軍服的纖細身影。

「中/國桑?」
「... ...是你啊,其他人呢阿魯?」
「早安,中/國桑。在下進來的時候,只有看到阿爾君和亞瑟君,不過亞瑟君一看到在下就推開阿爾君衝了出去,阿爾君也跟著跑掉了。」
「... ...那兩個實在是... ...」秀死快啊。

王耀在他慣常坐的位子上坐下:「不過年輕人不管做什麼出格的事都是年少輕狂啊,年輕真好阿魯。」
「是啊,但是亞瑟君也不是年輕人了吧。」
「在我看來都是啦阿魯。但是好像轉眼間小孩子都長大了還真有點不習慣就是了阿魯。」
「也不是轉眼間吧... ...雖然對中/國桑來說幾百年也真的就是一點點時間而已。」
「好像我睡個午覺起來就長大了一樣,你們幾個小的時候多可愛啊阿魯唷。」
王耀攤手搖頭嘆氣。
「尤其是你剛來學習的時候阿魯,才這麼小小一隻的,可愛死了----」
「中/國桑,」
本田菊的聲音把王耀從泛了黃的回憶裡拉回來,他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啊啊,抱歉阿魯,老了就是愛回憶過去----」

「您聽過杯子理論嗎?」
「那是什麼?」
本田菊笑了。

「杯子如果出現了裂痕,喝熱飲的時候會因為滲漏的飲料而燙手,喝冷的則沒什麼感覺;
「杯子如果碎掉了,也許還可以拼,但是就算拼回了原型,裂痕還是在那裡。杯子如果碎第二次,就只能把碎片丟掉了,因為再怎麼也拼不回去,不管是多重要還是多喜歡的杯子都一樣。
「中/國桑,杯子已經碎了兩次有了,為什麼還要執意拼回去呢?」

「杯子碎了是碎了,碎片丟了也丟了,但是沒有人規定新的杯子不能和原本的一模一樣吧?」

「即使一模一樣,也不是原本的那一個了。這樣,還有意義嗎?」

「有啊,怎麼沒有。
「新的杯子,新的開始,過去碎了就碎了,重新開始不就好了嗎?」
「對『我們』來說,不能這麼任性吧?」
「那麼以『王耀』和『本田菊』的身分就可以了不是嗎?和亞瑟他們一樣。」
「... ...」
「... ...」

「這還真是,強詞奪理啊... ...耀君。」
「但是你無法反駁,不是嗎阿魯?」
兩人相視而笑。
「是,薑還是老的辣,在下輸了。」
「那麼會議結束之後到我家來吃頓飯吧阿魯,好久沒一起吃飯了。」
「是,在下會去的。」
「不過這些人在幹啥啊,都到哪裡去了阿魯... ...」
王耀撓了撓頭,咕噥著。

「耀君,在下收到了這個。」
「什麼?我看看阿魯... ...因為亞瑟身體不舒服所以會議改期HAHAHA!不接受反對意見喔! BY 世界的HERO大人
「草,這些傢伙光天化日之下能不能別亂發情!」


_fin.



/
一開始是想寫和菊→耀的「回憶是」相反的故事
後來變成了雙箭頭呢哈哈哈
杯子理論什麼的是我自己掰的不要認真2333333

順便說杯子指的是感情喔xDDDD
评论
热度(12)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