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鼠苑】沒有明天 (歌詞引用)

00.
  Tell me now now now
  在今天結束前
  Tell me now now now now now now

  那個暴風雨的夜晚,你帶著一身雨水、血流不止的槍傷,出現在我的房間。
  你帶來了改變。
  最後你獨自離去。
  留下我收拾滿地殘局,而後繼續期盼、望著那扇落地窗——
  什麼時候,我們會再見。
  你沒有說。你只是笑,笑著親吻我。

01.
  停在那的你 讓我再次的躊躇
  什麼話都不說的你不過就像昨天一樣
  毫無遮掩的說阿 看著我的眼 看阿
  在這夜晚消失前 光線隱沒前
  不要這樣的離去
  猶豫的期間 時間也走著 Go Go Go GO
  I don’t wanna go
  這是最後一次 現在是最後

  紫苑感覺到自己在笑,面部神經無可遏止的動作,控制嘴角彎成流暢自然的弧度。
  「老鼠,好久不見。」
  一頭黑色的髮似乎又更長了些,清俊的臉孔卻一點沒變。時間好像對他無可奈何,沒辦法在他身上留下一丁點兒它來過的證明,老鼠依舊是當年那個西區的破舊劇場中,最美麗的奧菲麗亞。
  擁有天籟一般歌聲,雌雄莫辨的歌伶。
  老鼠只是看著他,面無表情。
  「紫苑,你這次又準備了十萬個為什麼來迎接我們的重逢嗎?」
  「你怎麼知道?我的確是有很多話想要問你啊,老鼠。」
  「膝蓋想都知道。問吧,又想問什麼好笑問題了,大少爺。」
  老鼠灰色的眼睛裡,出現了一如既往的嘲弄。
  「這麼多年來你都去哪裡了?」
  「四處去看看。」
  「過得還好嗎?」
  「不就是那個樣子嗎。啊,如果你的定義是住在克羅諾斯裡面才叫好的話,那應該不是很好。」
  「老鼠講話還是跟以前一樣呢。這是好事吧,值得高興。」
  「這麼容易就高興啊,大少爺,那我唱首歌怎麼樣?」
  「如果要唱的話,老鼠你可不可以唱馴悍記裡面的悍婦?」
  「啊,為什麼?」
  「因為很像啊。」
  「想要我揍你嗎。」
  聽見了威脅,紫苑卻絲毫不為所動的笑著。
  「吶,老鼠,這趟旅行遇見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你說給我聽聽好嗎?」
  卻失去了下文。
  沒有回應,仔細聽耳畔只剩下風的聲音。
  「果然,還是太遲嗎。」
  紫苑無奈的,笑了。

02.
  現在對我說吧 我們沒有明天
  不要猶豫
  在更晚之前 Now
  更遠點 再更遠點 別逼我
  我們倆現在在這阿
  在消失前
  Tell me now now now
  在今天結束前
  Tell me now now now

  很多時候紫苑會想起那些過去。
  在No.6生活的記憶逐漸淡去,最多只剩下和母親一起在下城生活過的短暫時間。
  更多時候他想起的還是那個叫做老鼠的男人。
  在西區的日子,從寄生蜂的魔爪下逃過一劫,和老鼠一起住的那間用廢棄圖書館改建的小屋,滿書架的書和喜歡聽他唸故事的小老鼠。
  那段稱的上是生命中最痛苦也最美好的時光。
  紫苑和老鼠是互相矛盾的兩個人。老鼠想要毀滅No.6,但是紫苑卻想守護著No.6。這樣的兩個人卻相處在一起,最後攜手走到No.6的盡頭。
  No.6,應該是一個理想的都市,而不是權利鬥爭之下,抹去了真實還殘害民眾的假象。所以老鼠毀滅了No.6。
  紫苑悲慟的看著自己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消逝殆盡和愛莉烏利亞斯合為一體,看著老鼠解放愛莉烏利亞斯,看著那隻巨大的女王蜂——森林女神愛莉烏利亞斯摧毀這個腐敗的都市,他發覺自己沒有辦法憎恨老鼠,或是愛莉烏利亞斯。
  這個骯髒的地方,並不是人類期待的神聖都市No.6。
  所以他看著一切毀滅,然後留下,開創一個新的未來。
  守護「No.6」。
  老鼠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不願意留下來,卻在臨走前告訴紫苑,「必再相見」。
  還有,遺留他柔情似水的親吻。
  他說,這是誓約之吻。
  我們必再相見。
  這句話從此縈繞在紫苑心中,揮之不去。

03.
  對我們而言沒有更多 明天 明天
  那麼呼喚我吧 Call my name 我的名字
  現在 當下 暢所欲言 在這條路上
  我只想依靠你 (想依靠)
  這樣又更遠
  猶豫的期間 時間也走著 Go Go Go GO
  I don’t wanna go
  這是最後一次 現在是最後

  「紫苑。」
  「嗯?」
  「你的十萬個為什麼只有這樣嗎?」
  「還有啊,你要回答我嗎?」
  「說吧,反正我閒著沒事。」
  「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呢?到底。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很久,還是沒有答案呢。」
  「你覺得是什麼關係?」
  「朋友吧。可是朋友不會像我們這樣啊。」
  「我們這樣?我們怎麼樣了嗎?」
  老鼠的灰色眼睛裡閃著不一樣的微光,笑容有些戲謔。
  「老鼠你懂的啊,誰會和自己的朋友接吻的?」
  「哦?你會啊。當年那個欺騙我的晚安吻不就是嗎。我還想問什麼樣關係的人晚安吻是吻在唇上而不是臉頰上的呢,大少爺你給個解答吧?」
  「那是年紀小不懂事,沙布跟我說什麼就信什麼。不過你的誓約之吻又是怎麼回事?」
  「你還真好騙誒。那女人大概奇怪的小說看多了,胡說八道。」
  沙布。那女人。
  想起童年的青梅竹馬有些措手不及,卻意外的沒有強烈的負面情緒。
  或許是因為,和他聊起沙布的是老鼠吧。
  「老鼠,你還沒給我答案呢。」
  「你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那,是當朋友好呢,還是當戀人好呢?」
  老鼠瞇起眼睛。
  「紫苑... ...」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思維。
  明明想要的就在眼前,卻要欲擒故縱,但是對方好像根本不在乎。
  那這麼做的意義在哪裡?

04.
  現在對我說吧 我們沒有明天
  不要猶豫
  在更晚之前 Now
  更遠點 再更遠點 別逼我
  我們倆現在在這阿
  在消失前
  我們就像在這迷宮之中
  所能期待的 只有你阿
  閉上雙眼抱著我 明天會再次消失

  未完的話語背後想要表達的含意我們自己都心知肚明。
  不說只是因為,一旦說了就再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耳邊又只剩下蕭蕭的風聲,老鼠的聲音再聽不見了。
  紫苑深深吸了口氣,睜開眼。
  一樣是滿眼純白,刺目的白,在在彰顯著他身處何處。
  好像真的是老了,最近總是夢見一些過去的事。
  最後一天,他的話語,他的鼻息,他的抱擁,他的親吻。
  一字一字,他說這不是離別之吻,而是誓約之吻。
  「紫苑,我們必再相見。」
  是什麼時候呢、又會在哪裡呢?
  他沒有說,他也沒有問。
  長久下來,紫苑已經習慣相信老鼠說的話,並且堅信不疑。
  一年一年,他看著落地窗,期待每一個暴風雨的夜晚。因為那是他們初識的起點。
  一天一天,他讀著哈姆雷特,想著在西區渡過的時光。借狗人是個不錯的監護人,小紫苑一點也沒有變壞,非常懂事聽話,也跟紫苑十分親近。
  力河不再是三流雜誌的編輯,而是具有世界指標性的報社社長,讓他忙的連喝酒的時間都少了。
  而紫苑本人,作為當初重建城市的負責人的領導,理所當然成了市長。
  冬去春來,月圓盈缺,日升月落,時間的計算單位終於變成了一分一秒。
  當年並肩開創新世界的夥伴都一個個入土為安了,紫苑卸下了市長的重擔,獨自住在當年於克羅諾斯的舊居。
  老鼠還是沒有來。一直一直都沒有出現。
  終於紫苑老的無法自理生活了,沒有結婚沒有孩子的他住進了老人院。
  小紫苑每天都會來看他,其實他並不會寂寞。
  只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心底的空虛就越來越大。
  不曾兌現的那個誓約還烙印在他的唇上。
  那個人卻在哪裡?

05.
  現在對我說吧 我們沒有明天
  不要猶豫
  在更晚之前 Now
  更遠點 再更遠點 別逼我
  我們倆現在在這阿

  「老鼠,我是不是太天真了?」
  「你現在才知道嗎。」
  「明明知道老鼠你不會回來了,明明知道你只是騙我,我還是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待在這座牢籠一樣的城市等你,明明知道你不回來了,還是傻傻相信你那個誓約之吻。老鼠,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大白痴。」
  「... ...」
  「我們怎麼可能會有未來呢,根本連明天都沒有。就算再見面了,也都來不及了。更何況,你不回來了... ...」
  淚水劃過臉龐,紫苑沒有擦去。
  「已經沒有時間能把這一生想告訴的話全部說給你聽了。我隨時都有可能離開人世,都太遲了。
  「如果你看到了一定覺得我很可笑,在這裡自己模仿你的聲音、自己和自己對話。非常愚蠢,你一定會這麼說吧。」
  沒有開燈的病房裡,被醫生宣告隨時有可能死去的紫苑身邊,出現了一抹黑影。
  「是啊,太蠢了,天真的紫苑大少爺。」
  老鼠在床邊坐下,嘴角擒著那一如既往的笑。眼神裡卻有些什麼多的快要滿溢出來。
  那笑容看起來好像比以前多了一些溫度。
  「我說了,我們一定會再相見,所以我在這裡啊。」
  修長的手指撫過紫苑眼角、臉龐、額頭的皺紋。
  「有什麼話,現在說吧。我會聽完的。」
  「太多了,時間不夠。」
  「那麼我先說吧,」老鼠俯下身,在紫苑的唇上輕輕一吻,
  「我愛你。」

06.
  在消失前
  Tell me now now now
  在今天結束前
  Tell me now now now

  「A2047病房的病人,確定今天凌晨三點半左右過世,死因是正常老死。」
  「前任市長嗎?」
  「是的。」
  「知道了,通知家屬吧。」
  護士長離開醫生休息室,開門卻看見兩個慌張的護士。
  「護士長... ...!」
  「怎麼了?」
  「A2047的病人不見了!」
  「什麼?!」

  醫院的磚瓦牆外,遠遠的,風帶來若有似無的歌聲。
  唱的是安魂曲。
  披著超纖維布的黑髮青年懷中抱著白髮的少年,越走越遠。

  ——FIN.

评论(4)
热度(5)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