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尊多】現實逃避

00.
砰。

有人說過,淚水即將落下的時候不要眨眼睛。
這樣你就能看見世界由清晰轉為模糊的全部過程。
那麼,將死之時也是一樣的。


01.
「我們回來啦!」
八田美咲一手拎著大包小包,另一手牽著櫛名安娜,後面還跟著一臉無聊拿著大購物袋的伏見猿比古。
HOMRA裡面,周防尊一如既往的坐在吧台前,罕見的是在吧台裡忙活的卻不是草薙出雲。
「回來啦、坐一下吧待會就有草莓牛奶喝了喔!」
十束多多良把洗乾淨的草莓丟進果汁機裡。
「喔喔喔太棒了十束哥!」八田把手上的紙袋隨手放在沙發上,坐到吧台前看著十束的動作。
伏見默默的走進吧台,把購物袋裡的東西分類放進冰櫃和冰箱裡碼的整整齊齊,又走進後頭的廚房。
「給安娜買了什麼衣服?」
「都是安娜自己挑的,她說喜歡就買囉。」
「安娜,去換上給大家看看吧?他們也差不多......」
果汁機啟動的聲音淹沒了剩下的話語,伏見走出廚房時,腳步突然一頓。
然後又像什麼都沒看到一樣,自然而然的走到八田身邊的位置,坐下等著十束現打的草莓牛奶。


02.
這是一個午後。
因為常去的咖啡廳裡今天不知為何人滿為患,為了圖個清淨他轉而在街上閒逛,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安靜讓他寫論文又可以稍微放鬆的地方。
然後。
他走進沒去過的街區裡,那裡的繁華中透出一種無法言喻,淡薄卻使人墮落的氣息。
街角的三角窗有一間已經開始營業了的酒吧,他想了想,邁開步子走向那裡,推門而入。
門上的風鈴聲響清脆,酒吧裡卻沒人注意到他。
果汁機的聲音漸漸停歇,他聽見吧台裡的人拿起杯子問道:「第一杯先給誰呢?」
然後一個頭髮是橙褐色的少年搶著大喊:「我要!十束哥我快渴死了!」
吧台裡被稱為十束哥的人轉過身來,卻沒有立即把杯子放在少年面前。
而是給了另一個紅髮的男子。
「King先喝吧,嚐嚐看味道怎麼樣?」
隨後,才看見了站在門口的他。
「哎呀,有客人?」


03.
她從樓上快速的跑下樓梯。
聞到了呢?還是只是幻覺?無所謂,反正草莓牛奶在樓下等著她。
她回到一樓時周防尊已經喝掉了大半杯,果汁機又再次隆隆作響,而角落裡多了一個她未曾見過的人。
大概是客人吧。
可是這個人不一樣。
她拉住周防尊的衣角,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果汁機停了下來。
「安娜還沒下來嗎?」
「在這裡。」
周防尊淡淡開口道。
「咦,安娜,怎麼啦?」
十束多多良拿著一只裝著粉紅色牛奶的杯子,走出吧台到她面前蹲下。
她只是搖頭。
她好像看見了黑色。
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她在周防尊旁邊的空位上坐下,偷偷看著那個「不一樣的客人」。
十束又回到吧台裡。
果汁機在八田的催促下再次啟動,掩蓋了她原本就不大的聲音。
她說,「藍色的。」


04.
[你們在回來的路上了嗎?]
「還沒,不過差不多要回去了。你沒把我的酒吧給炸了吧?」
[沒事沒事,酒吧好的很呢!我要去弄晚餐啦~]
忽然傳來一陣怒吼和咆哮,接著他被撞的差點失去平衡。
身後的一群手下一齊追了出去,偌大的廢棄倉庫只剩下他一個人。
「... ...可能趕不上晚餐了,十束。那傢伙跑了。」
[誒?跑了?]電話那頭的人有點詫異。
「放心,今天一定解決他。」
掛斷電話,草薙這才走出倉庫,往自己的愛車走去。


05.
「草薙哥他們讓那傢伙跑了?!」
「他們說會抓回來的,不用擔心。」十束擺了擺手。
「不行,我也要去。」
八田抄起滑板就衝了出去。伏見懶懶的走出HOMRA,騎上新買的機車去追八田了。
「啊咧?那...KING我們也去嗎?」
周防尊沒說話,只是拿起自己的皮夾克穿上。
「KING你等等我、我收拾一下——」
「你不准去。」
「誒,為什麼!」十束噘起嘴:「我又不會扯後腿!」
周防尊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KING真是的,為什麼不讓我去嘛!」
十束抱怨的同時,安娜正玩著下午八田買給她的玻璃珠,放在眼前,透過珠子看著酒吧裡的另外兩個人。
角落裡那個像學生的客人,看起來是紫色的。
吧台裡的十束是紅色的。可是,她還看見了原本不應該有的顏色。
「多多良......」
「嗯?安娜什麼事?」


06.
「草薙哥!那個傢伙跑進我們的地域裡了!」
「那正好,別又讓他跑了。」
「可是、方向好像不太妙啊......」

「這樣啊... ...」
十束摸了摸下巴:「安娜,謝謝你告訴我這個。不過,能不能請妳不要把這件事告訴KING呢?」
「為什麼不可以讓阿尊知道?」
「嗯…誰叫他剛才不讓我跟他一起去呢。」十束笑的有些狡黠:「草莓還剩一些,我再打一杯牛奶給妳怎麼樣?」
安娜點點頭。
就在此時,酒吧的門被打開,一個男人狼狽無比的衝了進來。
「手上的東西全部放下!兩手舉起來!」男人大吼。
三人先是驚嚇而後臉色各異。安娜有些害怕,十束卻是無奈,最後一位則是一臉嚴肅。
「全部到我面前來!不准給我作怪,否則我就開槍了!」
十束簡直哭笑不得。
「這好像有點麻煩啊... ...」

「糟了,這傢伙絕對是白痴!」
「我的天啊,我又想哭又想笑,這什麼鬼狀況啊!」
「待會再笑,草薙哥的電話打通了。喂、草薙哥,不用追了。」
[啊?]
「那個白痴跑進HOMRA了。」
[... ...]
「他挾持了十束哥,安娜還有一位客人。」
[... ...阿尊在哪裡?]
「尊哥好像不在裡面,不過可能就在附近。」
[我快要到了,如果阿尊先到了的話幫我轉告他,先別宰了我要問話。」


07.
他看見那個紅髮男子狀似漫不經心的樣子,慢悠悠的走回到酒吧門前。
他發現,那個人周身的氣場似乎不太一樣了。
紅髮的青年現在十分煩躁,而且有些惱怒。
有人從暗處現身,起碼有將近十個少年。其中一個上前去對紅髮的青年說了幾句話。
青年感覺更火大了。
恨不得直接衝進酒吧裡,管他是要打破玻璃還是把大門轟掉的那種火大。
絲毫不用懷疑他能不能夠辦到,因為青年伸出的右手竟燃燒著赤紅色的烈火。
「完了......KING現在一定超——生氣的。」
對眼前景象感到驚訝的似乎只有他一個人,不管是亞麻色頭髮的少年還是穿著蘿莉塔的小女孩都是一付習以為常的樣子,少年甚至還嘟囔了一句。
「多多良,阿尊... ...在生氣?」
「嗯,KING現在很生氣。如果這裡不是HOMRA的話,搞不好會直接破門而入的那種生氣。」
「喂你們兩個、閉嘴!給我站起來,走到外面去!還有你!」
他們依言走了出去。
他發誓自己看見少年的指尖燃起了微弱的火焰,燒斷了綑綁雙手的繩子。
和那名紅髮青年一樣的火焰。
挾持他們的匪徒走在最後,一跨出店門二話不說不說就朝紅髮青年開了一槍。
青年右手一揮,子彈居然融化在火炎裡。
「人質在我手上,就算你們是吠舞羅,還敢輕舉妄動嗎!」
十來個原本正要發難的少年突然向兩旁分開,看起來笨重的重型機車上的駕駛卻是一名看來有些文弱的少年。
是早先離開的其中一個。

伏見拔了車鑰匙,站在分開的人群中央。
「... ...現在是什麼狀況?」


08.
「他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自己挾持的是誰?」
伏見一甩手,手指間已經夾著三把短刀,沒有人看清他是怎麼動作的。
周防尊大步向前,匪徒隨手抓著十束多多良的頭髮,把槍對準了他的太陽穴。
「你再靠近一步這個人就死定了!」
周防尊停了下來。
十束多多良仰起頭,瞇起眼睛。
「你還是第一個把KING逼到只能依言行事的人吶。」
匪徒低下頭看著他。
「你要殺我的話我其實不怎麼害怕,不過你對KING開槍我覺得有點生氣了呢。」
「吵死了你這——」
匪徒的咆哮還沒完,十束多多良那燃著微弱火焰的修長手指,直直插進他的眼睛。
「你才吵死了呢。」
「混蛋!」
匪徒痛苦的摀著眼睛開始無差別開槍攻擊。
「嘖,」伏見猿比古對著耳機麥克風說:「美咲,情況有變但是計畫照舊。你小心一點,那傢伙有槍。」
耳機那一頭沒有回應。
「美咲?」
「臭猴子都說了不要一直叫老子的名字字字字字字——!!」踩著滑板的少年從吠舞羅二樓空降,手上的球棒一擊命中了匪徒的腦袋,頓時一片血花四濺。
草薙出雲趕到時看見的就是這個絢爛無比的場景。
「... ...」
「現在送去醫院搞不好還有救。」周防尊對他丟下了這麼一句話,走向十束多多良。
「KING,我就說我不會扯後腿吧!」
周防尊的回答是在他的腦袋上敲了一記:「去洗手,我餓了。」

名叫安娜的小女孩走到他身後,解開了束縛他雙手的繩子。
「謝謝。」
安娜看著他,然後又跑回了人群裡。
這些人就是大名鼎鼎又惡名昭彰的吠舞羅。
理應是這個城市裡面屬於「敗類」的混混集團吠舞羅。
不,吠舞羅絕對不只是單純的小混混,他們以身為「吠舞羅」的一員而驕傲,甚至是榮耀。
「你們到底是誰?」他開口,不輕不重的只問了一句。
那個叫做八田美咲的少年衝他邪氣一笑,拉開領口。
在鎖骨的地方,有一個紅色的印記。


09.
「我們是吠舞羅,」他一字一句的說,「是赤之王的部族!」
這樣一句話,八田美咲驕傲的表情,讓他在很多年後的今天偶然想起時還是印象深刻。
那是,在他成為青之王以前,色彩最鮮明的一天。
以赤紅為底色,渲染了那個紅髮男人隱秘的溫柔,那個秀美少年的溫暖和罕見的狠戾,還有他和他互相隱瞞不願承認,宛如中學生初戀一般的愛情。
啊,還有,另外那對彆扭的時常打打鬧鬧歡喜冤家一般的兩人。
宗像禮司呷了一口茶,閉上眼睛。
不管是誰都沒有料到,兩年後的改變如此巨大。

「KING,這個給你!」
十束多多良攤開手,掌心上是一只紅的觸目驚心的耳環。
「送我這個幹嘛?」
「因為我覺得KING戴會很帥嘛,紅色的很適合KING啊~」
「比起這個,你的手受傷了?」
「就是切菜切到手了,不是什麼大事啦。KING就收下嘛我挑好久了。」
「所以為什麼要送我東西啊... ...」
「嗯…提前送的聖誕禮物?」
「......我知道這裡面是什麼,多多良。」
「啊咧?」

安娜坐在一旁玩著玻璃珠,想著怎麼樣才不會被發現她還是把答應不說的事情告訴周防尊了。
雖然周防尊好像也沒有要讓十束多多良知道自己「告密」的事。
真是不坦率的大人。
不過,暫時... ...還是會很好的,大家都幸福的在一起吧?


10.
砰。

「今天的夜景......真的很美呢。」
萬家燈火的這個城市,群星璀璨的這個夜晚。
我努力睜大雙眼。
怎麼辦呢,看不清了。
明天就是安娜的生日了。
我對KING說很快就回來。
說自己很快就會回來。
很快就回來。
「怎麼辦呢KING,我好像回不去了......」
一直以來相互隱瞞刻意不去挑明曖昧的這個決定,我覺得有點後悔了。
KING不知道安娜的預言,之後搞不好會很生氣......
可怎麼辦呢要是我不在了還有人攔的住暴走的KING嗎?

「十束哥!!」
我聽見了美咲的聲音。
他還說了什麼,可我知道自己已經沒能救活了。
「......沒事、沒事,一切,總是會好的......」
思緒在遠離。
KING還不知道吧...所以沒有來......
我始終睜著眼睛,看著世界模糊、褪去了所有色彩,只剩下和KING一樣的紅。
是在、預示著什麼嗎......

有人說過,淚水即將落下的時候不要眨眼睛。
這樣你就能看見世界由清晰轉為模糊的全部過程。
那麼,將死之時也是一樣的。
在十束多多良嚥氣之前,他看見了最濃烈的紅色。
一如那個人當年向他展示並同樣賦予他的烈焰。
——「對不起啊,KING......」



——END

评论
热度(11)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