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利艾】出走青空之外

01.
  「艾連,我帶你去看,牆壁外的世界。」
  男人理了理衣服,唇角揚起不易察覺的笑。

02.
  米卡莎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自己宿舍的。
  強悍如她,外人無法想像她也有和同齡少女一般,冒著粉紅色泡泡的夢,和綺麗的幻想。
  她一向是強勢的表現、不怕害臊就怕人不知道。而且她喜歡以行動昭告天下。
  米卡莎 阿克曼,一直一直對那個少年懷抱著希望、各種各樣的希望。少年是她的朋友,她的親人,更是她傾盡生命也想要守護的人。
  即使少年本身十分強悍、並在無意中離她越來越遠,她注視著少年的眼光,始終如一。
  ——「這個給妳。」
  ——「我們走吧,回"我們"的家。」

03.
  阿爾敏覺得自己做了個夢。
  是個可怕的噩夢。夢裡有吃人的巨人,有不怕死的英勇的調查兵團。
  有自己,有米卡莎,還有艾連。
  就現在而言,或許真的是一場夢的,過去。
  阿爾敏 阿諾德望著鏡中的自己,安靜的笑了。
  「爺爺所留下的書裡五彩繽紛的世界,要何時才能見到?」
  不,不用等了。
  人類已經能隨心所欲的在更遼闊的土地奔跑。
  只是阿爾敏,已經無法以雙足踩在大地之上了。
  「讓,今天的天氣很晴朗吧?」
  「嗯,現在還不太熱,你要不要出去曬曬太陽?」
  「走吧。」
  輪子在石板路上喀哩喀哩的滾動著,阿爾敏感受著微風的吹拂,抬手攏了攏過肩的金髮。
  「該剪頭髮了呢。」
  「別剪,你這樣很好看的。」
  「才不要,一定和女人沒兩樣。」
  「可我喜歡你長髮的樣子。」
  「......」
  「覺得熱的話我幫你綁頭髮,別剪嘛......」
  「......好吧」
  阿爾敏無奈的笑了。
  「天空是藍色的吧?讓,你以前不是常說,我的眼睛是天空的顏色嗎?」

04.
  米卡莎回來的那一天,渾身濕漉漉的。
  莎夏幾乎被她的眼神狠狠震懾在原地。就像是被抽去了靈魂、沒有生命的,一具人偶。
  「米卡莎......妳怎麼了?」
  米卡莎顯然是受了傷,身上多處包紮過,但因為她淋雨步行回來,全部都得拆掉重新包紮,否則傷口碰了水必定要化膿的。
  莎夏放下手上的麵包,急忙跑到米卡莎面前。
  「不、不痛嗎?」
  她拿出醫藥箱,用小剪刀把米卡莎手上的濕繃帶剪開。米卡莎沒有回答,只是囁嚅著些什麼。
  仔細聽,她說的是「艾連」。
  「艾連?艾連怎麼啦?」莎夏隨口問道:「艾連和利威爾兵長又當眾接吻還是怎麼了?」
  米卡莎的眼神終於有了焦距,下一瞬眼淚混著未乾的雨水滾落臉龐,濺在木頭地板上。
  莎夏 布勞斯驚呆了。
  米卡莎......那個米卡莎,竟然哭了?
  那個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大聲嗆兵長「死矮子一米六」、堅強勇敢又大膽的米卡莎,現在居然像個孩子一樣號淘大哭。
  「艾連......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的錯!!艾連...艾連你不要丟下我......」
  到後來米卡莎的哭訴出現「不要死」之類的語句的時候,莎夏覺得米卡莎可能淋雨發燒燒的瘋了。
  第二天早上調查兵團緊急集合,宣布了兩項重大消息。
  一是巨人即將被殲滅殆盡。
  二是身為「人類希望」的艾連 葉卡,已於昨日身亡。

05.
  沒有說明死因,只是一項告知。
  那個「急著去送死的傢伙」居然真的死了。
  集合結束之後讓回到宿舍,終於見到那個一夜未歸的人。
  「阿爾敏!」
  坐在床邊的阿爾敏偏過頭,問道:「是你嗎,讓?」
  「你昨天怎麼沒回來?受傷了嗎?」讓急忙走上前:「昨天你沒和部隊一起回來,又和我們走散,我很——」
  話語就到此,嘎然而止。
  「對不起,」阿爾敏伸手,摸索了一會才抓住讓的手:「讓你擔心了,我沒事的。」
  「......怎麼可能沒事!你這樣叫沒事?!」讓 基爾希斯坦急紅了眼眶,哽咽吼道:「你身上還有哪裡受傷?阿爾敏,你們最後到底遇上了什麼!?」
  阿爾敏的雙腿,褲管中膝蓋以下的部分是空空蕩蕩的;看似正凝視著讓的雙眼,卻是混濁不清而沒有焦距的。
  讓剛把話說出口就後悔了。艾連身亡,阿爾敏昨天的脫隊必定和這有關。
  「阿爾敏,你知道艾連過世的事了,對吧?」
  「嗯。我看見了。」
  「......你不想說也沒關係,一定很恐怖吧?」讓把阿爾敏抱在懷裏。
  「其實沒有關係,我可以告訴你。」阿爾敏靜靜的說:「艾連他,在被人圍剿的狀況下,還試著要救被巨人抓住的我。」
  「被人圍剿!?」
  「是上面的人,想要殺艾連。」

06.
  全體撤退的信號彈已經發出,兵團開始撤離準備回城。隨著巨人越來越少,調查兵團的死傷數字也逐漸減少。
  然後,在很遠的地方,北邊方向,倏地竄出淒厲的黑色信號。
  艾爾文心下一緊。怎麼會是黑色信號彈?這和說好的不一樣。
  ——不是紅色而是黑色,難道出了什麼事?
  「韓吉,妳快去看看。」艾爾文下令,轉頭又向全體人喊道:「全員,繼續前進!」

07.
  沒有人能相信的。
  如果不是米卡莎和阿爾敏撞見那兩人往反方向而去,這件事根本不會有人發現。
  「人類最強」和「人類希望」準備私奔,兩人要脫離軍隊逃到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好好的過完下半輩子。
  米卡莎二話不說的策馬追去,想要把事情問清楚。阿爾敏想勸阻也沒辦法的只能跟上。
  西方的森林忽然竄出了一群人,一身黑衣蒙面。操作著立體機動,雖看不出是哪個兵團的,但是不難猜測。
  黑衣人攻擊的目標是艾連,米卡莎再也忍不住的也加入戰鬥,面對黑衣人下手比平常削巨人還要狠戾。
  到最後根本就成了一群人在打群架。
  利威爾不愧是王都地下街曾經的混混首領,揍人快狠準,姿勢漂亮的沒話說。
  而艾連像野獸一樣,雖然打得毫無章法,但是每一拳每一腳都包含了嗜血的暴力和強烈的殺氣。
  米卡莎則是發了瘋一樣,見人就打。
  變故就是在那個時候橫生的。

08.
  兩隻奇行種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他們身後,不由分說的抓了人就往嘴裏塞。
  事出突然,直到阿爾敏被其中一隻巨人抓走,眾人才如夢初醒。
  「阿爾敏——!」
  米卡莎想操作立體機動裝置時,才發現瓦斯已經用完了。她立刻掏出信號槍往天空發射了黑色信號。
  艾連擊退了身邊的黑衣人,倏地離開地面,森森刀刃即將削去巨人的後頸肉,另一隻巨人卻出手干擾,企圖抓住艾連。
  利威爾削了想抓艾連的巨人,又趕著去救阿爾敏。
  在他手上的鋼刃即將再次削下肉片時,地面上米卡莎的淒厲尖叫逼的他不得不回頭。
  可是一回頭,鮮血如雨,噴濺在他的臉上、身上。
  一瞬間。就只是一瞬間。
  艾連身後,綠色斗篷隨風翻飛,自由之翼好像真的在拍動一樣,要帶他飛往更高的地方。
  然後,被斬成兩截的艾連的身體,終於快速墜落。
  利威爾再也無法顧及阿爾敏。他不由自主的回到地面上,眼裏滿是驚詫。
  巨人毫不猶豫的張嘴,殘酷的咬去了阿爾敏的雙腿。
  若不是韓吉即時趕到,他真的就要葬身巨人腹中了。

09.
  利威爾的人生可以說是乖舛多變。
  出生王城、卻是身處孤兒院;青少年時期是有名的混混首領。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艾爾文,從軍、以第一名成績進入了調查兵團。
  從事著危險的工作,雖然隨時都可能喪命,但是他想,反正自己沒有所謂的牽掛。
  然後這樣在刀尖上舔血的生活過了一年又一年,三十四歲的時候一個只有十五歲的菜鳥新兵闖進了他的世界。
  初次見面的時候那個小鬼正在「巨人化」的狀態。他剛把特洛斯特區牆上的大洞堵住,興高采烈的朝天嘶吼。
  然後再見面的時候,是在大牢裡。
  少年碧綠的瞳孔中瑩滿了仇恨與不甘,訴說著的話語充斥著暴戾氣息。
  這個小鬼,還挺有趣的嘛。
  法庭上他力行「疼痛就是最好的教育」狠狠踹了那個叫艾連的少年一頓,卻在無意間瞥見艾連臉上幾不可察的危險笑容,心跳漏了一拍。
  三十四年來未曾有過的,心動的感覺。
  ——「艾連,你恨我嗎?」
  ——「不,我把那當成必要的演出。」
  演出?利威爾在心裡冷笑。這齣戲已經不再按著劇本走了。
  接下來由我來撰寫,我要的故事。

10.
  最後映入眼簾的,是遼闊、清澈如透明一般的萬里晴空。
  還在升高。一直一直往上飛,伸手就能碰觸到蒼穹天頂。
  身體變得輕盈,劇烈的疼痛讓腦袋充血,只剩下不甘與憤怒,還有執著。
  要這樣死了嗎?
  就這樣,輕易的,死了嗎?
  如果現在變身巨人還來得及嗎?
  可惡、身體不聽使喚。我的手——
  難道,已經——
  「兵長。」
  「我只餘下這個願望。兵長,請您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利威爾兵長——」
  逆光中,少年背後象徵自由的羽翼好似要將他帶進天堂。而後墜落,重摔在地。

  「吶,艾連。我帶你去看,牆壁外的世界。」
  利威爾整了整衣領,唇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看向旁邊的矮櫃上擺著的,一個樸素的骨灰盒。


    ——END

评论
热度(1)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