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緹

緩慢復健中。
_
轉載前請先告知。

【尊多】To be with you.

[尊多]To be with you.


0。
左耳上的耳環是紅色的。
喀哩。點火。燃菸。
左耳耳骨上的耳環紅的璀璨。沒有紅寶石可以比擬,沒有其他紅色能夠遮掩。
點燃了菸,卻沒有要抽的意思。
燈光下,耳環晶瑩剔透。
原本看似明亮的顏色忽然更接近血色的透明,這才發現原來耳環是透明的空心管狀,裡面那彷彿有生命一般的紅色,正是鮮血。
赤色的帝王,是鮮血燃燒而成的。

1。
人死了什麼也帶不走,但可以留下些什麼。
他留下了他的相機,他拍攝了說作為紀念用的影片,還有他最愛的那把吉他。
相機沒有他的相片,影片中沒有他的身影。
再也看不到聽不到他自彈自唱的那份自信光彩。
不夠,他留下的東西裡,最令人心悸的不是這些。
回憶嗎?遺物嗎?
還是他走後留給吠舞羅的一片低沉氣息。
不,是一只血紅色的耳環。
乍看之下沒什麼特別,最多最多也就是和他的那只樣式一樣。
直到周防尊看見耳環並把它拿走直接在左耳耳骨上打個洞戴上之後,
草薙這才想起來,前些日子他拿了個什麼要送周防尊,卻被拒絕了。
周防尊那時候說,自己不希望有機會戴上,所以叫他收起來。
看來就是這只耳環。
「阿尊,那是... ...?」
「嗯?」
「你怎麼會想要那只耳環?」
抓了抓頭髮,周防尊緩緩開口。
「那傢伙之前就說這是要送我,我只是拿回來而已。你那個時候不是在場嗎?」
說罷,周防尊大步流星的走出HOMAR。

2。
「我流盡眼淚 向天祈願
求祂讓我們 來世再見」

3。
「吠舞羅的“最弱”幹部」
那個人他是吠舞羅的成員。
是吠舞羅最弱的成員。
可是,他同時也是吠舞羅排行第三的主要幹部。
扣掉赤色之王周防尊,他是僅次於草薙出雲的幹部啊。
葬禮上。
「八田,不要哭了,他不會想見的,不是嗎?」
最難受的那個人,可是連滴眼淚都沒掉,抬頭挺胸的站在那裡啊——

4。
到底有多少人知道那只耳環之所以光澤,偶爾在光線照耀下還會變得更加璀璨的秘密呢?
這一天櫛名安娜坐在周防尊身邊;也許是出於某種奇特的直覺吧,她正仔細的觀察那只耳環,而周防尊顯然一點也不在意。
當她第三次看見耳環變得異常透明時,她開口了。
「阿尊。」
「嗯?」
「耳環裡面...是什麼?」
此話一出,所有待在酒吧裡的吠舞羅成員齊齊看向吧台邊的兩人。

5。
「大白天的就喝酒,你也特不像話了。」
淡島世理走進HOMRA,首先看見的便是草薙出雲正拎著酒杯啜飲。
「那,小世理不也是嗎,不然怎麼會到我這裡來?」他笑了笑,仰頭喝光杯裡的酒:「我們各自的王啊,他們之間好像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非但不是我們能幫忙的,還把過世的人都牽扯進來了。」
淡島世理搖了搖頭。
那什麼,別人的姻緣別人的愛情故事他們不能插手,不過打擾到過世的人,那也未免有些過份了。
「吶,跟我說說吧。」
「妳想聽什麼?」
「十束多多良... ...是個怎麼樣的人?」

6。
「沒什麼。」
草薙出雲無奈的搖了搖頭:「安娜啊,那是個紀念。」
「紀念?」
「也可以說,是一個心願吧。」
彷彿預知了自己將要離去。
那是那個逝去之人的遺物,裡面盛裝的是他的血。
是不是還有什麼?
那是一個祈願。
生生世世,我們環環相扣,輪迴一遍又一遍,永生不滅。

7。
「十束啊... ...是個很善良的人。」
天真無邪,卻有著超乎常人的洞察力。
他是吠舞羅的第三把交椅,可他不擅長傷害人的打鬥。他是吠舞羅的中心人物,如果一開始沒有他,吠舞羅就只是一般的混混集團,一盤散沙。
「... ...果然啊。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一個偉大的男人啊。」
「... ...小世理妳說錯了,應該是偉大的女人啦!」
「哦,周防尊有女人?」
「... ...沒有。」
「那麼,誰頂替了那個偉大女人的位置?」
「... ...十束多多良。」
「這不就是了唄!」

8。

十束多多良。
十束。多多良。
十天的束縛。
十天之後,將徹底瓦解生與死的束縛。

9。
自十束多多良死後算起第九天早上,吠舞羅佔據了葦中學園島,和青王的Secpter 4遙遙相望,誓不兩立。
原本他們以為的兇手無色之王,不知何時靈魂對調成白銀之王。
伊佐那社這個人根本不存在,那是阿道夫•K•韋斯曼。
天亮之後,在最後與宗像禮司的決鬥中,白銀之王批著「殺死十束多多良的兇手」的身軀,與無色之王同歸於盡。
弒王的周防尊,其韋斯曼偏差值終於是讓他的達摩克里斯之劍當空墜落,可他只是敞開雙手迎接他期待已久的死亡。
迦具都坑洞什麼的,他才不在乎。
十束多多良死了,那這世界就一起陪葬。這會是史前無例的,最豪華的陵墓,有最大的陪葬坑、還有全世界。
只給身為赤王妃的,十束多多良。
宗像禮司的劍最終刺進了周防尊的胸膛。
恍惚間,眼前不苟言笑的男人霧化成了亞麻色頭髮的青年。
唇邊那抹笑,自始至終不曾改變。
「讓你久等了,多多良。」

10。
「你好啊,我叫十束多多良。我想你以後一定是個很出色的王吧,我有這個榮幸當你的部下嗎?」
「... ...無聊。」

恍若從前,如若初見。

评论(2)
热度(18)

© 亞緹 | Powered by LOFTER